2017 器象 – 劉欣器物寫真展 Qi Xiang

器,是有形的 ;
象,是無形的,所謂大象無形 ;
每個時代都有自己的氣象,
每件器物都能直接或間接的反映那個時代的氣息 ;
萬物靜觀皆自得,
以心靈取嘗試追尋那個時代的氣息,
以畫筆表現當下這個時代對器物理解的氣象。

自古以來,文人閒居養志,寄情於物。器物成為文人風雅生活的一個支點,從中發展出一套追古、摹古的賞玩美學。古人為心愛的器物繪製小像,集結成冊,一來存檔,二來賞玩。賞玩由最初的可摸可觸,搖身一變,成為二維平面上的藝術再造。從《宣和博古圖》、《宣德彝器圖譜》到《歷代名瓷圖譜》、《精陶韞古》,或工筆或寫意,器物和繪畫發生了迷人的融合。

劉欣認為 : 美與美術的泉源是人類最深心靈與他的環境世界接融相感應時的波動。中國繪畫物我相通,以筆墨技法等繪畫一脈更能反映這種精神,也更能起到金石學研究成就的功用。

為了將所藏宣爐的內在屬性最大程度的表達出來,藏品主人與劉欣多次溝通,反覆磨合,從《宣德彝器圖譜》傳承的繪畫語言找尋靈感,歷時三年,將技法、器物、人的精神意志進行消減與重建,在紙上鑄造推演宣爐的美輪美奐,不囿於固定形式,同時彰顯淡泊逍遙的文人氣息,意趣難得,饒有古意。

但以傳統的文人審美去畫,儘管有溫潤之意,器物的質感和厚重卻無從表達。他研究借鑒了清廷畫師和郎世寧對器物的處理方式,融入西方攝影的光影效果,呈現出西方寫實繪畫的表現力。

一件銅爐的皮色之美,體現在由內而外的顏色上。時間流轉,原皮生出了包漿,包漿長出紅斑綠鏽。人工和自然的合力,層層疊疊。由此,眼睛能吸收多少顏色,又能篩選多少,憑的是畫家的天才和靈氣。

Respond to 2017 器象 – 劉欣器物寫真展 Qi Xiang

Leave a reply

Basic HTML is allowed.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